扫一扫
返回案例广场

海螺邦平台官方号

文案策划 | 新生代

案例 6 浏览 1111 4

私信 邀请服务

人物专访案例

文案策划 | 活动策划

198 1 3

本案例由海螺邦平台官方号原创,禁止匿名转载; 禁止商业使用; 禁止个人使用

上传时间: 2020/04/13

遇见好玩的人,给他写一篇文章

这个世界只有一个陈光伟

陈光伟,1964年,天蝎座,越野玩家,越野特快修理店负责人,曾任《四驱志》杂志策划总监


/品周刊记者 桑迪红

滨江,中央•端立中央花城一套公寓,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地方,也是一个丰富得不能再丰富的地方。陈光伟就住在那里。接受采访这天,陈光伟正筹备着带一队人马随时出发去可可西里。(小场景开始,切口越小越好)

一年中,越野玩家陈光伟一多半的时间在外面跑。陈光伟说,对他而言,住的地方就是营地,他也就真的把它变成了营地。950元月租的房子,除了陈光伟为了试试自己刷墙感觉弄上去的些许胶漆,没有一丁点与家庭装修有关的内容。但是,这并不妨碍陈光伟在这里过着自称宫殿般的生活:那张大桌子,是陈光伟花了一下午时间自己做的;简易的灶具,可以烧出最美味的松茸炖鲫鱼、排骨饭;墙上,贴着、摆着的杯子、油灯、奖杯、石头……见证了陈光伟走过的路,到过的地方。(进一步描述性格、人生态度和他做的事)

再来读一下那背景板上贴着的一张纸:俺的朋友马达很会开车……他开很远的路……雨林……沙漠……大山……有一天,他开累了吧……他找了个小房子……每天喝龙井,每天晒太阳……”马达,是陈光伟的网名。他的网名和昵称还包括一脚刹车、舅舅……每个名字,都代表着一个非比寻常的故事。(通过别人的口来描述他,还有他的名字,每一个名字都是一个故事)

出门,只有方向,没有目标,没有行程。即便做了惊天动地的“英雄”事迹,也只说我只是为了经历。简单的、容易的事,陈光伟已经没有兴趣,即便没有困难,他也喜欢制造困难。

焦虑,离陈光伟很远;按部就班,离陈光伟很远;目标,也离陈光伟很远……陈光伟说,我就喜欢这样自由的、散漫的活着,这个世界像我这样的人不多……(结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陈光伟就想为自己纯粹地活一次,没有任何束搏,没有规划,就那样盲目地、懒散地活着。

2005年,陈光伟来到杭州

2005年,北京人陈光伟决定来杭州开一家越野特快修理店。朋友问我要不要做这个代理商,有成都、广州和杭州三个地方可以选,陈光伟便选择了杭州,一边开个修理厂,一边专心玩越野:钱够用就行了。

在那之前,陈光伟是北京城里10家木质装饰材料店的老板。但,自称玩物丧志的陈光伟把他的店留给了各个店的店长:我就撒手不管了,谁爱活活去!

如此舍得,陈光伟说,因为不喜欢那样按部就班地活着了。从最初在日资企业工作、做导游、当翻译、自己做寻呼台、做外贸生意再在杂志社做……陈光伟说,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看惯了那么多的成功、暴发户、甚至是衰败与破产,见得太多了。陈光伟最后觉得,无论做什么事,其实都是在为别人做。

陈光伟就想为自己纯粹地活一次,没有任何束搏,没有规划,就那样盲目地、懒散地活着。就好象那一年,陈光伟和朋友一起开着车从北京出发,不知道去哪里,就只知道往南开,一直开到长沙,再来看看有什么地方好去的。玩户外也是,只要是我组织的活动,那都是三无活动,只有一个方向,没有目标,没有行程,没有目的地,曾经在日资企业工作过的陈光伟说自己烦死了什么事都要做规划,做流程的日子,谁要想跟我一起去旅行,就不要来问我去哪里,怎么走。


“这些事情,对我来说,就是一种经历,也并不能就此说明我的道德水准比别人高。”

那两年,陈光伟做了两回英雄

玩越野,玩出故事并不奇怪,但陈光伟的故事却格外传奇。

雨林挑战赛,国际上最为艰苦的野外挑战赛。2007年,陈光伟是以《四驱志》杂志社记者的身份第二年参与这次赛事,却也因此成了这项赛事有史以来第一个获得“JUNGLEMAN”(丛林人奖)的中国人。那次比赛地在马来西亚,我们遭遇到了马来西亚最大的一次洪水,陈光伟回忆说,当时比赛已经无法进行,车子和人员都被困在丛林里面,撤离之时,原本可以早早离开的陈光伟凭着技术和良好的车辆性能不断帮助同行人员安全撤离,直到自己的车子最终报废在洪水里面。三天后,陈光伟获准加入赛事组XMEN10人拯救分队,重返丛林,拯救那些被遗弃的车辆和其它装备。

陈光伟的杰出表现赢得了赛事组和同行们的高度尊敬。第二年,我再去这项赛事时,就挺牛的,一看到都能叫出我的名字,什么场合,都会有我的一个位置,陈光伟说,这跟第一年他帮一个波兰人修车,人家当他不存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陈光伟的另一传奇故事发生在汶川大地震。20085.12大地震发生第二天,陈光伟就往灾区赶。和大多数志愿者一样,陈光伟和他的同伴们最初也只是为灾区支援一些药品和食品。直到有一天,他们遇到了从汶川县三江乡走出来的一个百姓,了解到那里电力和通讯完全中断后,他们便开始往三江乡赶,开始也只是买了些药品。那里其实算是挺幸运的,地震当天正好碰上赶集,伤亡并不算大,陈光伟回忆说,但地震后,路断了,到处都是堰塞湖,一些人急着出来打电话、找亲人,沿途碰到余震、泥石流,反而增加了不少伤亡。于是,陈光伟和同伴们决定利用带过去的一个卫星宽带,在三江乡建一个应急通讯系统。让他们上网、打电话,实现对外联系, 陈光伟没想到,这个通讯系统的建设,不仅帮助当地实现了简单的通讯,更成了政府和各救援队与外界联络的网络,以及救灾物质运送的调度指挥中心。当地老百姓看到我们就很亲,三天两头给我们送吃的。

然而,时至今日,提起这些事情,陈光伟依然一脸淡然:这些事情,对我来说,就是一种经历,也并不能就此说明我的道德水准比别人高。


陈光伟说,开越野的人,外人看看很酷,但其实是因为害怕,要靠越野车来壮胆,自己其实也不例外。

没困难,也要制造一些困难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越野的?陈光伟已经不太记得,1992年左右,他有了第一辆越野车,曾经是两辆帕杰罗3辆切诺基的主人,开过的路与到过的地方都已经让陈光伟觉得,现在去任何地方都是故地重游了。

陈光伟说,开越野的人,外人看看很酷,但其实是因为害怕,要靠越野车来壮胆,自己其实也不例外。现在呢?陈光伟说,自己已经不再害怕,所以也不再那么迷恋越野车。今年春节,陈光伟就开了个面包车,组了一组人去了趟西藏。没有困难,也要制造困难,去了那么多趟西藏后,开个越野车在西藏跑,陈光伟觉得已经不算稀奇,于是就试着开个面包车去跑。

长年生活在野外,陈光伟也常常要与猛兽、虫子、恶劣气候打交道。热带雨林里,蛇是常有的,有时候学会碰到老虎、熊,蚊子、蚂蟥就不用说了,都一团一团的,有时一拍就全是血,正因为习惯了两棵树架个吊床就能睡的日子,陈光伟才更加觉得城市里的生活,再怎么样都是宫殿般的生活。

甚至,教育孩子,陈光伟也要制造一些困难。陈光伟说,因为自己一直在外面,因此教育孩子就采用浓缩制。儿子13岁的时候,陈光伟就带着他去了西藏,孩子在前面骑自行车,他在后面开车,累的时候就上次休息会儿。就下一次狠心把他教育个够,然后,他就能受益终身。

不过,既便如此,陈光伟也并不缺少其它的生活情趣。陈光伟做得一手好菜,经常在旅行途中,去逛当地的菜市场。一逛菜场,就知道那里吃什么了。

在杭州呆着的时候,陈光伟也常常去逛旧货市场、农贸市场、零布头市场、小商品市场以及一些市井小巷。陈光伟家的那把铁壶,就是从中山北路的一家小店里淘来的。而从去年开始,陈光伟还喜欢上了网上买东西,一年,他就成了淘宝网上的金钻买家。摆在客厅的那台摄像机,正是他逛淘宝的得意之作。自从买了摄像机,陈光伟就卖掉了照相机。我现在基本不拍照了,主要就是拍DV茶马小道上的歌声、丛林里的故事,……陈光伟觉得,录像比照片更加丰富。


浮光琼影

2005年,陈光伟来到杭州,开了家越野特快,曾担任《四驱志》策划总监;

2003年,陈光伟结束了他所有的生意,把那些装饰材料店留给了各个店长;

2001年,陈光伟加入了越野俱乐部;

1997年,陈光伟开始做木质装饰材料生意,生意结束前有10家分店;

1993年,陈光伟开了家软件公司,专门做寻呼系统,126寻呼台最多时在全国有300多个点;

1989年前后,陈光伟从事通讯器材生意;

    1987年,一家国际旅游公司招人,陈光伟去做了英语导游

……


人物印象

眼前的陈光伟,再一次证明,天蝎座就是一个不简单的星座,他们是睿智的,也是特立独行的,他们的人生注定要跟别人不一样。因为,他们对于生活,他们总能理解得比别人更为透彻。

    有时候,陈光伟看上去有点过于严肃,不苟言笑,甚至,你会觉得,这样一个人其实并不容易让人接近。但是,这也并不妨碍,他突然冒出一句话,直接让人笑翻。又或者,这也正是矛盾的天蝎座,也只有天蝎座才会让一个人的种种矛盾之处、灿烂人生,结合得如此天衣无缝。他可以过得锦衣玉食,却也可以坦然面对平淡生活。他的人生过得如此精彩多姿,他的心境却能做到平淡如水。

不知道,每一个天蝎座最终是不是都要回归到自己最爱的那种生活方式上,但陈光伟是肯定的。他说,他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也许下一秒,他又回去做生意了,也许下一秒,他就离开杭州了,一切都不知道,他也不愿意去想。但是,这一分这一秒,他所想要的,就是一个自由的人生,一份散漫的生活,和随心所欲的日子。


3

注册/登录后,方可发布评论
1F
20年04月15日13时12分

很好的文章,字再大点就好了